北晚新視覺 > 人文 > 人文

李叔同這一生,與湖山并永,他遁入佛門時震驚中國整個文化界

2019-06-14 08:49 編輯:TF021 來源:北京晚報

記得那年從虎跑的李叔同弘一法師紀念館購得影印本《斷食日志》,我又欣喜又惶恐,喜的是如獲至寶,恐的是不忍打開。讀過很多名人日記,李叔同的《斷食日志》是我最不忍卒讀的一部。日志里詳細記錄了主人在虎跑定慧寺斷食期間每天的起居飲食、身體反應以及日?;顒?。這是一個被斷食折磨的中年男人,沉入在一個人的至暗時刻:

作者:王梅


弘一法師

三時醒,心跳胸悶,飲冷水桔汁及梅茶一杯。

頭微暈,執筆作字殊乏力,精神不如昨日。

是夜安眠,足關節稍痛。

一、黑夜里的擺渡人

《斷食日志》就像是一個人與現實關系的隱喻。食物是美味的載體,也是欲望的附體。饕餮盛宴,縱情不返,從此斷離錦衣玉食,斷離爵祿顯貴,及至兒女情長的溫柔鄉,所有的離舍都自有莊重。他整天都是練字,作印、靜坐,不會任何親友,不拆任何函件,不問任何事務,這大概和現在斷網、關機是一個樣子了。十八天的斷食,他成了一個冷靜的旁觀者,跳將出來我已非我,好像旁觀的是別人的身體、情緒和意念,他在上面看著自己在那里千回百折般洗滌肉身,斷食換心。黑夜里他是自己的擺渡人。

一百多年前的1918年,震驚中國整個文化界的,莫過于李叔同在杭州遁入佛門。

即使在今天,人們困惑之下夾雜的莫大欽佩依然還在。他的一生,有種強烈對立感:一個是極負盛名的藝術先行者,一個是被尊為律宗第十一代的世祖,豪門世家與苦行高僧對立,才華橫溢和精嚴持律對立,這些都黑白分明并存在他身上。

看他青春年少的照片,一襲華袍,一臉少年英氣,十足一個從金粉世家出來的翩翩公子,他的出現猶如一道霞光,驚艷了一個時代。書法、詩詞、丹青、音律、金石,他無一不精猛。中國第一個話劇社團“春柳社”、第一個開設人體模特寫生課、第一個用五線譜作曲傳播西方音樂、最早現代音樂刊物,首創中國報紙藝術廣告畫……都緣起于他。慶幸從保存下來的老照片上,還能依稀遙想當年藝術盛事:他在日本留學時,春柳社為國內受災地區籌集賑款,在東京義演話劇《茶花女遺事》,他反串出演女主角瑪格麗特。照片上的他竟然纖纖細腰,一副美麗哀婉的模樣。日本戲劇家評論說:“與其說這個團體好,寧可說這位飾椿姬的李君演得非常好,決非日本的俳優所能比擬?!?/p>

這般縱橫馳騁的才華,在那個年代沒有來者。豐子愷說得形象:“文藝的園地,差不多被他走遍了?!蔽倚睦矬@羨,要是自己能生逢與他同一時代,一定會是他的死忠粉啊。

他留存于世的幾幅油畫已成稀世珍品,有一幅畫著一處繁花,朵朵盛開絢爛,似聞得見花開的芳香?!稊嗍橙罩尽防镆伯嬘谢?,淡墨筆下一枝六瓣花,花莖細長,舒展著三四片葉子,一副柔而不弱的性子。他的世界里一直有繁花盛開啊,即便由絢爛變為黑白淡墨,只剩下了寂無色的花枝,水鏡鑒人的倒影里一直有抽長出的滿枝春色可見?!叭A枝春滿,天心月圓”,是他臨終前寫給友生們告別辭中的一句,遺偈里有他追尋生命終極意義的謎底。人生有何意義?不同的人有不同答案。一個盛年出家的人,愛妻幼孩是他情感的軟肋。他無處不洋溢著的藝術天賦,和由此累積的世間盛名,原本足以安生,卻被他放下從此大廢不起。一個活生生的人,和我們一樣有著種種纏繞不已的心結,卻又以我們所不能及的難度超越了。

1907年2月,“春柳社”在東京演出《茶花女遺事》,李叔同(左)飾演女主角瑪格麗特

二、一道光照將過來

前幾天看完柏拉圖《斐多》,有一句話印象特別深:“它認識到什么是真實而神圣的,就單把這個作為自己的糧食?!痹谶@個物質豐盛的年代,“糧食”二字顯得特別醒目。我對弘一法師的欽佩并非因他被尊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,而源于一個細節:他出家二十余年,一直是過午不食的,為的是持律。他的糧食顯然與我們分野出不同的含義。一個人能做到如此,便可知這世上之難事沒有他做不到的了。

他在佛門中的生存狀態,可謂艱苦卓絕。在他的遺物里,除了佛經著作,只剩下些破舊物品和一件補了兩百多個補丁的僧袍。劉海粟回憶說:“一次到上海來,許多已經發達的舊友招待他住豪華飯店,他都拒絕了,情愿住在一間小小的關帝廟里。我去看他時,見他赤腳穿草鞋,房中只有一張板床。我難過得哭了?!庇幸荒?,他從溫州到杭州。行前,他向溫州慶福寺借得沿途所用的碗筷一副,抵杭后他即托人將碗筷帶還慶福寺。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持律精嚴,凡屬公物,不會因一毫而占有,即便只是一副碗筷而已。

在他周圍不乏附庸風雅的權貴,以他的名望,只要稍稍松下口,從不缺錢物的供養。到青島湛山寺講授律學時,當地政要在寺中設齋宴請他赴宴,他三請不往,婉辭得堅決。駐錫溫州慶福寺精研佛學時,因名氣太大,當地達官貴人聞風而至,想一睹其尊顏,他在窗口貼了“雖存猶歿”四字,讓來訪者止于腳步。

郁達夫在《記廣洽法師》寫道:“現在中國的法師,嚴守戒律,注意于‘行’,就是注意于‘律’的和尚,從我所認識的許多出家人中間算起來,總要推弘一法師為第一?!边@個評價可謂恰當。民國時有許多名士與佛教走得很近,馬一浮深研佛法,但也只是居士。蘇曼殊幾進幾出佛門,袈裟披身,卻終是外衣。蘇曼殊跳不進去,李叔同跳得進去。

他寫下過“念佛不忘救國”誓愿,也寫下過“二十文章驚海內”詩詞。喜歡讀他青年時寫的詩詞,比如《祖國歌》:“國是世界最古國,民是亞洲大國民……我將騎獅越昆侖,駕鶴飛渡太平洋,誰與我仗劍揮刀?”這樣詩文何其壯懷激烈。我有時想,這個追隨過康梁的熱血青年,倘若生逢在一個錦繡盛世,會怎樣揮灑他的才情,還會否剃度出家?不過這些終究是無端臆想罷了。他在南普陀寺對學僧們的一次講習,說得很直白:“學佛法者,固不應迷戀塵世以貪求榮華富貴,但亦決非是冷淡之厭世者。因學佛法之人以一般人之苦樂為苦樂,抱熱心救世之弘愿,不惟非消極,乃是積極中之積極者?!北Ь仁乐朐?,不是一句空話。從名聲顯赫到孤燈黃卷,從享盡榮華富貴到自甘苦行濟世度眾,人生軌跡的巨大反差,這個中需要多大的精嚴持律來支撐二十四年弘法心志,已非常人所能想象的了。淺見者以為他出家消極,與人世無補,朱光潛在《紀念弘一法師》說他“正是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業”,這樣的話里顯然有一份懂得。

葉圣陶有篇文章寫得很獨特,文字也好:“在到功德林去會見弘一法師的路上,懷著似乎從來不曾有過的潔凈的心情?!边@是1927年的一天,青年葉圣陶終于如愿見到了弘一法師?!拔议_始驚異他步履的輕捷。他的腳是赤了的,穿一雙布縷纏成的行腳鞋。這是獨特健康的象征啊,同行的一群人,哪里有第二雙這樣的腳!”好相貌若沒有風骨,便少了光澤。律人容易,律己難,律己且恒以持之,更難。如果用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來解釋,他顯然不適用,他完全是反向而求,為求一個“律”。他修得于內心深處的自律,看似束縛,實則成就了無有障礙的自由。抑或說,這樣的自由之境,說到底是一種深刻的自律彰顯。

隔著紙頁我仿佛看到,那清癯的一身了寂無色的海青的背影,散發著神性般的光,照將了過來。

三、讀懂已不年少

記得第一次聽到李叔同這個姓名是在二十多年前的寧波五磊寺,寺里的一位高僧向我說起當年見著弘一大師時,他還不足成人之年,不過他無比崇拜的表情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。那時我還不懂這名字意味著什么。這些年我走遍了與李叔同有關的大大小小的各處,當我讀懂已不再年少。

杭州高級中學,他曾在這里度過了六年多的執教生涯,豐子愷、潘天壽、劉質平等文化名人均出自他門下。他不只是多才的藝術家,也是嚴肅的教育家,把教“人”看得比教畫、教音樂更要緊。豐子愷說每次到他房間去,總能看見到這本書:“他宿舍里的案頭常常放著一冊《人譜》(明劉宗周著,書中列舉古來賢人的嘉言懿行,凡數百條)。這書的封面上,李先生親手寫著‘身體力行’四字,每個字旁又加一紅圈?!彼o學生們傳道“士先器識而后文藝”大義,講授“應使文藝以人傳,不可人以文藝傳”識見。

有一年海寧博物館舉辦“劉質平先生珍藏弘一法師書法精品展”。劉質平是李叔同的學生,書法之外膠著的師生情義,讓我愿遠赴開車去看這次展覽。展覽上,除大量信札手稿,還有珍貴經文,當年孔祥熙想用50根金條從劉質平手上買下弘一法師《佛說阿彌陀佛經》而未果。生逢亂世,這些遺墨跟著主人一家在抗戰逃難路上顛沛流離過,父子倆先后守護了七十多年,最后捐贈給了主人的故鄉平湖——李叔同紀念館。信札中有這樣一則,當時劉質平留學日本經費一直由李叔同資助,信中李叔同告訴劉,他已準備出家,但因考慮其學業,計劃再工作一段時間以備足學費后再行事。一個已決然放下家庭和事業的人,還牽掛著弟子學費,那個年代的名士便是這一派君子之風。

牽掛的人還有豐子愷。1929年,豐子愷為恩師弘公祝五十壽,畫了五十幅畫。十年后,豐子愷在其六十壽時又畫了六十幅。后來兩人約定,十年作一集,一直到一百幅。1942年恩師圓寂,在顛沛動蕩中,豐子愷恪守當年諾言,十年必畫一集,畫到第六集時,按時間約定本該在1979年,這年豐子愷已抱病在身,他似有預感,提前作畫。在女兒豐一吟的記憶里,第六集的一百幅畫是父親“為躲白天有人突然襲擊”,“在清晨暗淡的光線下,偷偷畫成的?!笨偣菜陌傥迨蹲o生畫集》,畫了將近半個世紀,1973年完稿后未久,豐子愷病逝。

四月的杭州,西湖孤山下的西泠印社舉辦了李叔同“印藏”原印展。一百多年前的93方原印亮相于西泠印社,猶如是一場向歲月致敬的莊重儀式。展廳里的每個人都放慢了腳步,屏息凝視。雖然對這樁舊人舊事早就熟悉得很,但我還是情不自禁照著布展上的介紹默念起往昔:出家前,李叔同將藝術創作和日常用品分贈予身邊摯友及弟子,其中93枚印章贈給了西泠印社。社長葉為銘仿昔人“詩?!?、“書藏”遺意,在孤山鴻雪徑的石壁上開鑿庋藏,寓意“庶與湖山并永”。

離開西泠印社,已是黃昏。落日霞光下的西湖煙波燦燦,映照著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。人若有靈會是怎樣?昆德拉說,他居住在他的不朽中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朽嗎?此刻,仿佛眼前因為君故,湖山也有了靈魂。

 

(原標題:他這一生,與湖山并永)

來源:北京晚報

流程編輯:TF021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takefoto@vip.sina.com。

新視覺·新媒體

  •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
  •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
  • app北京晚報APP
  •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
  •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
巴特国际真钱投注 沂源县| 汕尾市| 茶陵县| 广平县| 岳西县| 武陟县| 宣城市| 光山县| 苍南县| 鲁山县| 天全县| 高安市| 霍林郭勒市| 万山特区| 沽源县| 崇阳县| 苏尼特右旗| 报价| 平陆县| 宕昌县| 姚安县| 张家川| 台前县| 阜阳市| 米脂县| 江阴市| 新乡市| 米易县| 彭泽县| 勐海县| 白玉县| 深圳市| 延吉市| 文水县| 响水县| 武平县| 勐海县| 法库县| 北安市| 奉新县| 思南县| 东至县| 丁青县| 达孜县| 枞阳县| 临猗县| 沧州市| 美姑县| 佛教| 九龙城区| 鞍山市| 涞水县| 隆安县| 盐山县| 临武县| 车险| 乐山市| 清水河县| 仪陇县| 鄂托克旗| 胶南市| 象州县| 玉林市| 额敏县| 灌阳县| 油尖旺区| 冷水江市| 邹城市| 双桥区| 荥经县| 巩留县| 宜宾市| 丹寨县| 清涧县| 阳新县| 乐业县| 荔波县| 徐水县| 长白| 米脂县| 许昌县| 昌吉市| 宁强县| 宁明县| 银川市| 哈巴河县| 鸡泽县| 星子县| 大冶市| 皋兰县| 安达市| 聂拉木县| 曲靖市| 石柱| 定日县| 宿迁市| 利辛县| 宁明县| 饶平县| 卓资县| 望都县| 峨山| 汤原县| 澜沧| 马尔康县| 新竹市| 精河县| 明水县| 吴桥县| 百色市| 平度市| 西城区| 峨眉山市| 五台县| 灵川县| 青州市| 青浦区| 德阳市| 永靖县| 安吉县| 遂平县| 桂林市| 灵台县| 福安市| 宜黄县| 翁牛特旗| 东方市| 安泽县| 长治市| 潞西市| 黑河市| 观塘区| 临城县| 新蔡县| 深州市| 平昌县| 葫芦岛市|